打人論:

如行拳打人,如平拳上身者無事,次則三尖拳打亦無事,次又撮拳打則難治矣。

 又次有插拳,正插猶或可治,上插則血上或吐出,有幸可治,惟下插則血下難出其害,必死矣。

 用藥急救﹝此即上章,人身上穴道之處方﹞。

囟門下及兩太陽經傷,服麻芎丸,截不斷服紫金丹,結喉傷服紫金丹,人中傷服麻芎丸,兩耳打傷昏悶,板腦後破傷,同服紫金丹,酒浸童便吃下,將勝金散助之,後用煎劑收功。

 喉嚨有二管,氣管在外,食管在內,割喉者右手持刀易治,左手持刀難治,食管斷不治。

 氣管斷,先用麻藥,生半夏研細末摻上,次用鶉絨毛尾下绒毛,佐以人參封藥敷之,再用桑白皮線縫其皮,皮上先搽麻藥,然後用線縫之,再用血竭膏敷於外,如無鶉絨毛用茅針花亦可。

 調理用甘桔湯,又可服紫金丹,酒服一次,逐匙進,縫皮禁系線,恐其傷也。

 胸前橫骨三節傷,必吐血痰,服紫金丹,酒浸童便下,再服勝金散助之,煎劑收功矣。

 心坎上傷必口噤心閉行不得,服奪命丹。

 若乳上下傷,先服奪命丹,虻蟲散助之,斷以煎劑收功,內用引經藥。

 左右胸前用柴胡,背後用桔梗、青皮等藥。

 傷重者牙關緊閉,先用吹鼻散少許,以蘆管吹入鼻中,男左女右,無嚏再吹右鼻,倘未有嚏,又將燈草寸許,蘸唾津取藥入鼻,如有嚏並有痰血吐出者為妙。

 否則凶病,不可用藥。

 左乳傷必發嗽,先服紫金丹,助以勝金散,次用六味地黃丸,加上嗽藥,門傷必口噤、目反、身強。

 五絕病有三不犯者,在七日內可服奪命丹,七日後要細心用劑。

 若上部行不得,先服紫金丹,下其血,後用煎劑行藥。

 血海傷不醫治,久則成血痞,可用樸硝熨法,不必吃末藥,吃胡桃藥酒一壇,外貼千槌膏,其痞即消。

 先服奪命丹,後貼膏藥,再服虻蟲散一斷以愈為度。

 氣門傷為塞氣,病患必目反頭強,身直如死。

 若遇此病,過不得三個時辰,如救遲其氣下降,大便濁氣出必無救矣。

 此時不可慌張亂急,往視患人氣息有無,如無氣者,必為倒插拳所傷也。

 速揪其發,伏我膝上,背後上摩運輕敲,使氣從中而出,然後用藥調治。

 凡左右受打,皆有悶暈於地,切不可服表汗藥。

 左以紫金丹,右以奪命丹,甚至有三四日後發熱者,乃可用表汗藥,以散其風也。

 凡治新傷,七日血去歸經,只可服七厘散,七日後再用他藥。

 若骨節折傷,先服瓜皮散,貼﹝ ﹞錄膏,在膏藥上又用運法運之,其骨自接。

 心坎以下小腸地位,可用行藥,臨病先服虻蟲散三四服,次用行藥。

 如腸中不痛,不必用行藥。

 膀胱傷小便必結,用灸臍法小便即通如嚏,不然知其膀胱碎而不可治矣。

 食肚傷煎劑下之。

 陰囊若破碎,用參末封藥,並將青鶉絨敷之則合。

 或竹條夾之,後將縫之。

 如不便夾,竟縫之而服麻芎丸可也。

 腿傷用兩頭尖膏藥敷之。

 腰脊傷用麩皮運法,服腰痛藥方。

 海底穴踢傷,血必沖上,當時兩耳響聲大震,心悶昏昏,先服護心丸止痛。

 此病傷雖在下,而為患反在上部,須用活血煎劑。

 或大小便結,用熨臍法。

 外腎傷與上合治,外腎恐其上升,須上人靠其背,後用兩手跟從小肚子兩章從上壓下,不可用熱水浴。

 尾次傷用車前子末七錢,米湯調服,或用熨法治之,並服表汗藥可也。

 膀肚子打傷,先服紫金丹,次服煎劑加茵陳等藥,如黃病藥一般。

 總之,上部等病以散血為主,用奪命丹,一日連進三服,吃不得,宜當歸活血等藥。

 若小兒傷,以淨為主。

 老人力怯,藥宜減用。

 凡服藥之日,忌食豬肉、鴨蛋、鮮雞、羊肉、海味等物,筍乾、麵、醋、菌亦宜忌,更要避風戒色,息氣除憂,過此三月,庶不成病。

 大凡宿傷,服虻蟲散。

 吐血服紫金丹。

 危急之病服奪命丹為上。

 發表莫如冬瓜散,調理有成方一十三個,照書用藥決無誤事。

 又有一甚妙方,吾今已老且傳於世,觀吾手法如何。

 世上有不肖之輩,醫家貪財戲弄,患人之病,奪無危,其過意用些劫藥使受傷之人或昏悶不惺,即能催生。

 倘懷孕者不拘月數,偶傷胎氣腰酸腹痛一服即安。

 甚至見紅勢欲小產者正在危急之際一服即安,再服痊癒或有十月滿足交骨不開臨盆十分費力,甚至存亡,頃刻之間一服即下保全母子兩命。

 並橫生逆養以至六七日不下者,或嬰兒死在腹中,命在垂危者,一服立下。

 服者無不效驗,百發百中真神方也。

 余見世人往遭此產難,母子雙亡並無良策,甚為可憐餘不忍,將此方秘之欲公之天下,使母子雙全永離此難,願同志者廣而傳之共登壽域,不但餘之幸甚即天下之人幸甚。

 此乃堯都趙耀先所刊施也。

 蓋以驗方難得此方,神效抑且關於生產所系豈淺,鮮哉。

 予恐刊施者少,致此方失傳,於是鋟板以廣其施,不致此方湮沒。

 倘人人無產難之厄,是予之所濃望也。

經筋醫理探源(永康堂‧張老師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