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證論》(清•唐容川撰)

 卷六:

 健忘﹝amnesia﹞:

健忘者﹝amnesia﹞。適然而忘其事。盡心力思量不來。

 凡所言行。往往不知首尾。病主心脾二經。

 蓋心之官則思。脾之官亦主思。此由思慮過多。

 心血耗散。而神不守舍。脾氣衰憊。而意不強。二者皆令人猝然忘事也。

 治法:必先養其心血。理其脾氣。以凝神定志之劑補之。亦當處以幽閒之地。使絕其思慮。則日漸以安也。歸脾湯主之。

 若心經火旺者:是火邪擾其心神。

 治宜清火寧心。天王補心丹治之。

亦有痰沉留於心包。沃塞心竅。以致精神恍惚﹝abstraction﹞。

 凡事多不記憶者,宜溫膽湯合金箔鎮心丸治之。朱砂安神丸,加龍骨、遠志、菖蒲、茯神炒黃丹。亦治之。

 失血家心脾血虛﹝blood_deficiency﹞。每易動痰生火。健忘﹝amnesia﹞之證尤多。

 又凡心有瘀血﹝blood_stasis﹞。亦令健忘﹝amnesia﹞。

 《內經》所謂:血在下如狂。血在上喜忘﹝forgetfulness﹞是也。

 夫人之所以不忘者:神清故也。神為何物。即心中數點血液。湛然朗潤。

 故能照物以為明。血在上。則濁蔽而不明矣。

 凡失血家猝得健忘者﹝amnesia﹞。每有瘀血﹝blood_stasis﹞。血府逐瘀湯,加鬱金、菖蒲。或朱砂安神丸,加桃仁、丹皮、鬱金、遠志。

 

經筋醫理探源(永康堂‧張辰奕0934-020-265)

 

 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