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證論》(清•唐容川撰)

 卷

仲景瀉心湯:

 大黃(酒炒二錢)、黃連(三錢)、黃芩(四錢)。

心為君火﹝sovereign_fire﹞。化生血液。是血即火之魄。火即血之魂。火升故血升。火降即血降也。知血生於火。火主於心。則知瀉心即是瀉火。瀉火即是止血。得力大黃一味。逆折而下。兼能破瘀逐陳。使不為患。此味今人多不敢用。不知氣逆血升。得此猛降之藥。以損陽和陰。真聖藥也。且非徒下胃中之氣而已。即外而經脈肌膚。

 凡屬氣逆於血分之中者:大黃之性。亦無不達。

 蓋其氣最盛。

 凡人身氣血凝聚。彼皆能以其藥氣克而治之。使氣之逆者:不敢不順。今人不敢用。往往留邪為患。

惜哉!

 方名瀉心。乃仲景探源之治。能從此悟得血生於心。心即是火之義。於血證﹝blood_syndrome﹞思過半矣。

十灰散:

 大薊、小薊、茅根、棕皮、側柏、大黃、丹皮、荷葉、茜草、梔子(各等分)。

 上藥燒存性為末。鋪地出火氣。童便酒水隨引。黑為水之色。紅見黑即止。水勝火之義也。

 故燒灰取黑。得力全在山梔之清。大黃之降。火清氣降。而血自寧。餘藥皆行血之品。只藉以嚮導耳。吹鼻止衄。刃傷止血。

 皆可用之。

獨參湯:

 人參(二兩)。

濃煎細咽熟睡。取養胃之陰。安護其氣。氣不脫則血不奔矣。世以黨參代之。並認為陽藥。不知人參柔潤甘寒。乃滋養中宮津液之藥。人之真氣﹝genuine_qi﹞。生於腎中。全賴水陰含之。出納于肺。又賴水津以濡之。

 故腎中水陰足。則氣足而呼吸細。肺中之水津足。則氣足而喘息﹝panting﹞平。人參滋補中宮之津液。上布於肺。下輸於腎。

 故肺腎之氣。得所補益。世人不知氣為水之所化。而以屬陽。妄指參為陽藥。幸陳修園力辨其誣。而修園謂壯火食氣。參瀉壯火故補氣。其說猶有隔膜。尚未識氣即是水之理。

 吾於總論言之甚詳。須知氣即是水。而人參之真面乃見。

甘草乾薑湯:

 甘草(三錢,炙)、乾薑(二錢炮)、五味子(一錢)。

 甘草炙過。純於補中。乾薑變黑。兼能止血。二藥辛甘合化。扶陽氣以四達。血自營運而不滯矣。惟五味收斂肺氣。使不上逆。以止氣者止血。

 凡陽虛脾不攝血者:應手取效。但血系陰汁。血虧即是陰虧。剛燥之劑。往往忌用。必審其脈證。果系虛寒者:始可投此方。

四物湯:

 當歸(四錢)、生地(四錢)、川芎(二錢)、白芍(三錢)。

柯韻伯曰:心生血。肝藏血。

 故凡生血者:則究之於心。

 調血者:當求之於肝也。是方乃肝經調血之專劑。非心經生血之主方也。當歸和血。川芎活血。芍藥斂血。地黃補血。四物具生長收藏之用。

 故能使榮氣﹝nutrient_qi﹞安行經邃。

 血虛﹝blood_deficiency﹞:加參芪。

 血結。加桃仁紅花。

 血閉。加大黃芒硝。

 血寒﹝cold_in_blood﹞加桂附。

 血熱加芩連。欲行血去芍。欲止血去芎。隨宜加減。則不拘於四物矣。

 如遇血崩﹝flooding﹞血暈等證。

 四物不能驟補。而反助其滑脫。又當補氣生血。助陽生陰長之理。

 蓋此方能補有形之血于平時。不能生無形之氣於倉卒。能調陰中之血。而不能培真陰之本。

 韻伯此論。雖有不足於四物。然謂四物為肝經調血之專劑。則深知四物之長者矣。

 蓋肝主藏血。衝任血海。均屬於肝。

 故調血者:舍四物不能為功。

白虎湯:

 石膏(一兩)、知母(五錢)、甘草(二錢)、粳米(一撮)。

四藥甘寒。生胃陰。清胃火。陽明燥熱得此。

 如金夕起。暑酷全消。

 故以秋金白虎名湯。乃仲景傷寒﹝Typhoid﹞陽明之正方。借治血症。脈洪大發熱﹝fever﹞、口渴者﹝Thirst﹞。尤有捷效。

→【颶﹝風具﹞:音,ㄐㄩˋ。意:颶風:發生在大西洋西部和西印度群島一帶海洋上的風暴,風力常達十級以上,常伴有暴雨。】

佛手散:(即歸芎湯)。

 當歸(五錢)、川芎(三錢)。

 酒水各半煎服。辛以行氣。溫以行血。有汁能生血。二味為活血行血之要藥。

失笑散:

 蒲黃(三錢)、五靈脂(五錢)。

 蒲生水中。花香行水。水即氣也。水行則氣行。氣止則血止。

 故蒲黃能止刀傷之血。靈脂氣味溫行以行血。二者合用。大能行血也。

大柴胡湯:

 柴胡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白芍(三錢)、黃芩(三錢)、枳殼(二錢)、大黃(錢半)、生薑(三錢)、大棗(三枚)。

 黃芩一味。清表裏之火。

 薑、棗、柴胡。使邪從表解。

 半夏、白芍、枳殼、大黃。使邪從裏解。乃表裏兩解之劑。而用裏藥較多。後之雙解散。通聖散。

 皆從此套出。借治血症。或加表藥。或加血藥。可以隨宜致用。

逍遙散:(加丹梔名丹梔逍遙散)。

 柴胡(三錢)、當歸(四錢)、白芍(三錢)、白術(三錢)、雲苓(三錢)、甘草(錢半)、薄荷(一錢)、煨薑(三錢)、丹皮(三錢)、梔子(二錢)。

 此治:肝經血虛﹝blood_deficiency﹞。火旺鬱鬱不樂。

方用:

 白術、茯苓。助土德以升木。

 當歸、白芍。益榮血以養肝。

 薄荷解熱。

 甘草緩中。

 柴薑升發。木鬱﹝wood_depression﹞則達之。遂其曲直之性。

 故名之曰逍遙。

 火甚血不和者:加丹皮山梔。

 清理心包。心包主火。與血為肝之子。為火之母。

 治心包之血。即是治肝之血。瀉心包之火。即是瀉肝之火。以子母同氣故也。

當歸蘆薈湯:

 當歸(一兩)、膽草(一兩)、蘆薈(五錢)、青黛(五錢)、梔子(一兩)、黃連(一兩)、黃柏(一兩)、黃芩(一兩)、大黃(五錢)、木香(二錢半)、麝香(五分)。

舊用神曲糊丸。薑湯送下。借治血病。用酒丸。童便下。尤佳。人身惟肝火最橫。每挾諸經之火。相持為害。

 方用:青黛蘆薈膽草。直折本經之火。芩連梔柏大黃。分瀉各經之火。火盛則氣實。

 故以二香以行氣。火盛則血虛﹝blood_deficiency﹞。

 故君當歸以補血。治肝火決裂者:惟此方最有力量。莫嫌其多瀉少補也。

地黃湯:

 熟地(一兩)、山藥(五錢)、山萸肉(五錢)、茯苓(三錢)、丹皮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。

 陳修園謂:人之既生。以後天生先天。全賴中宮輸精及腎。而後腎得補益。謂此方非補腎正藥。然腎經水虛﹝water_deficiency﹞火旺者:實不可離。

 方取:熟地以滋腎水﹝kidney_edema﹞。而又恐肝木盜水之氣。

 故用山萸以養肝之陰。補子正以實母也。再用山藥補脾土。啟水津以給腎。用丹皮。清心胞。瀉火邪。以安腎。庶幾腎中之水。得以充足。特慮有形之水質不化。則無形之水津亦不能生。尤妙茯苓澤瀉。化氣利水。以瀉為補。雖非生水之正藥。而實滋水之要藥。

花蕊石散:

 花蕊石(煅為末每服三錢)。

 男用酒調服。女用醋水服。瘀血﹝blood_stasis﹞化水而下。按此藥獨得一氣之偏。神於化血。他藥行血。

 皆能傷氣。此獨能使血自化。而氣不傷。真去瘀妙品。

側柏葉湯:

 側柏葉(三錢)、炮薑(錢半)、艾葉(三錢)、馬通(二兩)。

 熱氣藏伏于陰分。逼血妄行不止。用薑艾宣發其熱。使行陽分。則陰分之血。無所逼而守其經矣。柏葉屬金。抑之使降。馬為火畜。同氣相求。導之使下。則餘燼之瘀。一概蠲去。此為熱伏陰分從治之法。乃久吐不止。一切寒溫補瀉﹝Supplementation_and_draining﹞。藥幾用盡。因變一法。以從治之。

 凡遇熱症。用之須慎。

若系寒凝血滯者:則無不宜。馬通汁。即馬糞泡水。無馬通。以童便代之。

人參瀉肺湯:

 人參(三錢)、黃芩(三錢)、梔子(三錢)、枳殼(二錢)、甘草(一錢)、連翹(一錢)、杏仁(三錢)、桔梗(二錢)、桑皮(三錢)、大黃(一錢酒炒)、薄荷(一錢)。

葶藶大棗瀉肺湯:

是瀉肺中之水。

 此方:是瀉肺中之火。肺體屬金。不自生火。

 皆由心火克之。胃火熏之也。

故用

 梔子連翹。以瀉心火。

 黃芩大黃。以瀉胃火。

肺為火鬱。則皮毛灑淅。用薄荷以發之。

肺金不清。則水道不調。用桑皮以泄之。

火盛即是氣盛。用枳桔、杏仁以利之。

而人參甘草。又補土生金以主持之。補瀉﹝Supplementation_and_draining﹞兼行。調停盡善。實從葶藶大棗湯套出。變瀉水為瀉火之法。

 凡上焦血滯痰凝。因火所致者:均可隨證加減。

甲己化土湯:

 白芍(五錢)、甘草(三錢)。

 楊西山失血大法。以此為主方。而極贊其妙。其實芍藥入肝。歸芎桃仁。善去舊血以生新血。佐黑薑炙草。引三味入於肺肝。生血利氣。為產後之聖藥。各書多改炙草為益母草。不知益母乃涼血利水之藥。

 此方:取其化血。即能生血。

 如益母草。焉有生血之功。與方名相左。

 吾以為治紅痢尿血﹝hematuria﹞。或可用之。若此方斷不可用。

牛膝散:

 牛膝(三錢)、川芎(錢半)、蒲黃(三錢)、丹皮(三錢)、桂心(三錢)、當歸(四錢)。

 當歸、川芎、蒲黃、丹皮。四藥和血。桂枝辛溫以行之。牛膝下走以引之。用治下焦瘀血﹝blood_stasis﹞。溫通經脈。無不應驗。

 方義:亦淺而易見。

桃仁承氣湯:

 桃仁(五錢)、大黃(二錢)、芒硝(三錢)、桂枝(二錢)。

 桂枝稟肝經木火之氣。肝氣亢者:見之即熾。肝氣結者:遇之即行。

 故血證﹝blood_syndrome﹞有宜有忌。

 此方:取其辛散。合硝黃桃仁。直入下焦。破利結血瘀血﹝blood_stasis﹞去路。不外二便。硝黃引從大便出。而桂枝兼化小水。此又是一層意義。

小調經湯:

 當歸(三錢)、赤芍(三錢)、沒藥(二錢)、琥珀(二錢)、桂枝(二錢)、細辛(五分)、麝香(少許)。

 當歸補血。赤芍行血。樹脂似人之血。沒藥為樹脂所結。

 故能治結血。琥珀乃樹脂所化。

 故能化死血。四藥專治瘀血﹝blood_stasis﹞。亦雲備矣。而又恐不能內行外達也。

 故領以辛桂麝香。使藥性無所不到。而內外上下。自無伏留之瘀血﹝blood_stasis﹞。

 所以不循經常者:多是瘀血﹝blood_stasis﹞阻滯。去瘀即是調經。

小柴胡湯:

 柴胡(八錢川產為真)、黃芩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大棗(三枚)、人參(二錢)、甘草(一錢)、生薑(二錢)。

 此方:乃達表和裏。升清降濁之活劑。人身之表。腠理實營衛之樞機。人身之裏。三焦實臟腑﹝zang-fu_viscera﹞之總管。

 惟少陽內主三焦。外主腠理。

 論少陽之體。則為相火﹝ministerial_fire﹞之氣。根於膽腑。

 論少陽之用。則為清陽之氣。寄在胃中。

方取:

 參棗甘草。以培養其胃。

 而用黃芩、半夏。降其濁火。

 柴胡、生薑。升其清陽。是以其氣和暢。而腠理三焦。罔不調治。

 有太陽之氣。陷於胸前而不出者:亦用此方。以能清裏和中。升達其氣。則氣不結而外解矣。

 有肺經鬱火。大小便不利﹝Dysuria﹞。亦用此者:以其宣通上焦。則津液不結。自能下行。肝經鬱火。而亦用此。以能引肝氣使之上達。則木不鬱。且其中。兼有清降之品。

 故餘火自除矣。其治熱入血室﹝heat_invading_blood_chamber﹞諸病。則尤有深義。人身之血。乃中焦受氣。取汁變化而赤。即隨陽明所屬衝任兩脈。以下藏於肝。

 此方:非肝膽臟腑﹝zang-fu_viscera﹞中之藥。乃從胃中清達肝膽之氣者也。

 胃為生血之主。治胃中。是治血海之上源。血為肝之所司。肝氣既得清達。則血分之鬱自解。是正治法。即是隔治法。其靈妙有如此者:

犀角地黃湯:

 犀角(錢半)、生地(五錢)、白芍(三錢)、丹皮(三錢)。

犀牛土屬。而秉水精。地黃土色。而含水質。二物皆得水土之氣。能滋胃陰。清胃火。乃治胃經血熱之正藥。然君火﹝sovereign_fire﹞之主在心。

 故用丹皮以清心。相火﹝ministerial_fire﹞所寄在肝。

 故用白芍以平肝。使君相二火。不湊集於胃。則胃自清而血安。

甘露飲:

 天門冬(三錢)、麥門冬(三錢)、生地黃(三錢)、熟地黃(三錢)、黃芩(三錢)、枳殼(一錢)、石斛(三錢)、茵陳(三錢)、甘草(一錢)、枇杷葉(二片去毛)。

 陳修園曰:胃為燥土。喜潤而惡燥。喜降而惡升。

 故用二地二冬石斛甘草。潤以補之。枇杷枳殼。降以順之。若用連柏之苦。則增其燥。若用耆、術之補。則慮其升。即有濕熱﹝dampness-heat﹞。用一味黃芩以折之。一味茵陳以滲之足矣。

 蓋以陽明之治。重在養津液。方中地冬等藥。即豬苓湯用阿膠以育陰意也。茵陳芩枳。即豬苓湯用滑澤以除垢意也。

清燥救肺湯:

 人參(一錢)、甘草(一錢)、黑芝麻(一錢)、石膏(二錢,煆)、阿膠(一錢)、杏仁(一錢,去皮尖)、麥冬(二錢)、枇杷葉(炙,一片)、冬桑葉(三錢)。

喻嘉言曰:諸氣膹鬱﹝huffing_and_depression﹞之屬於肺者:屬於肺之燥也。

而古今治氣鬱之方。用辛香行氣。

絕無一方治肺之燥者:諸嘔喘痿之屬於上。亦屬於肺之燥也。

而古今治法。以痿嘔屬胃經。以喘屬肺。是則嘔與痿屬之中下。而惟喘屬上矣。

 所以亦無一方及於肺之燥也。即喘之屬於肺者:非行氣。即洩氣。間有一二用潤劑。又不得肯綮。今擬此方。名清燥救肺。大約以胃為主。胃土為肺金之母也。其天冬知母。能清金滋水。以苦寒而不用。至苦寒降火之藥。尤在所忌。

 蓋肺金自至於燥。所存陰氣不過一線。倘更以苦寒下其氣。傷其胃。尚有生理乎。誠仿此增損。以救肺燥。變生諸證。庶克有濟。

保和湯:

 甘草(二錢)、阿膠(三錢)、百合(三錢)、知母(三錢)、貝母(三錢)、五味子(一錢)、天冬(三錢)、麥冬(三錢)、桔梗(三錢)、薄荷(一錢)、飴糖(三錢)、薏苡仁(三錢)、馬兜鈴(二錢)。

肺經之津足。則痰火不生。而氣衝和。若津不足。則痰凝火鬱。痿咳交作。而氣失其和矣。

 方用:飴糖、甘草、阿膠。補胃以滋肺津。復加清火祛痰斂浮解鬱之品。

 凡以保護肺金。使不失其和而已。

 葛可久此方。雖不及救肺湯之清純。然彼以滋乾為主。此以清火降痰為主。各方用意不同。無相詆訾。

麥門冬湯:

 麥冬(二兩)、半夏(六錢)、人參(四錢)、甘草(四錢)、粳米(一盞)、大棗(十二枚)。

參米甘棗四味。大建中氣。大生津液。胃津上輸於肺。肺清而火自平。肺調而氣自順。然未逆未上之火氣。此固足以安之。而已逆已上之火氣。又不可任其遲留也。

 故君麥冬以清火。佐半夏以利氣。火氣降。則津液生。津液生而火氣自降。又並行而不悖也。用治燥痰咳嗽﹝cough﹞。最為對症。以其潤利肺胃。

 故亦治隔食。

 又有:衝氣上逆。挾痰血而乾肺者:

 皆能治之。

 蓋衝脈起於胞中﹝uterine﹞。下通肝腎。實則麗于陽明。以輸陽明之血。下入胞中﹝uterine﹞。陽明之氣順。則衝氣亦順。胞中﹝uterine﹞之血與水。

 皆返其宅。而不上逆矣。

 此方:與小柴胡合看更明。小柴胡是從胃中引衝氣上行。使火不下鬱之法。

 此方:是從胃中降衝氣下行。使火不上干之法。或去粳米加蜜。更滋潤。

四磨湯:

 人參、烏藥、檳榔、沉香(各等分)。

 上藥磨水煎服。治上氣喘急﹝rapid_panting﹞。取人參滋肺。以補母之氣。取沉香入腎。以納氣之根。而後以檳榔烏藥。從而治之。瀉實補虛。洵為調納逆氣之妙法。

 蓋肺為陽。而所以納氣下行者:全賴陰津。

 故用人參以生津。腎為陰。而所以化氣上行者:全賴真陽。

 故用沉香以固陽。為沉其水。

 故能直納水中之陽也。

桂苓五味甘草湯:

 桂枝尖(三錢)、雲茯苓(四錢)、炙甘草(二錢)、五味子(一錢)。

 此治:腎中水氣騰溢。陰火上衝。面赤﹝red_face﹞、咽痛﹝pharyngalgia﹞。咳逆﹝cough_and_counterflow﹞諸病。桂苓抑水下行。水行即是氣行。然逆氣非斂不降。

 故以五味之酸斂其氣。土濃則陰火自伏。

 故以甘草之甘補其中也。

蘇子降氣湯:

 蘇子(三錢)、半夏(二錢)、當歸(三錢)、陳皮(二錢)、前胡(二錢)、厚朴(一錢)、沉香(一錢)、甘草(一錢)、生薑(三片)。

 氣即水也。水凝則為痰。水泛則為飲。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留滯。則氣阻而為喘咳。蘇子、生薑、半夏、前胡、陳皮。宣除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。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去而氣自順矣。然氣以血為家。喘則流蕩而忘返。

 故用當歸以補血。喘則氣急。

 故用甘草以緩其急。出氣者肺也。納氣者腎也。

 故用沉香之納氣入腎。或肉桂之引火歸元為引導。

腎氣丸:

 熟地黃(八錢)、山萸肉(四錢)、山藥(四錢)、雲茯苓(四錢)、澤瀉(四錢)、牡丹皮(五錢)、川附片(三錢)、肉桂(二錢)。

腎為水臟。而其中一點真陽。便是呼吸之母。水足陽秘。則呼吸細而津液調。

 如真陽不秘。水泛火逆。則用苓澤以行水飲﹝water-rheum﹞。用地萸以滋水陰。用淮藥入脾。以輸水於腎。用丹皮入心。以清火安腎。得六味以滋腎。而腎水﹝kidney_edema﹞足矣。然水中一點真陽。又恐其不能生化也。

 故用附子肉桂以補之。若加牛膝。便具引火歸元之功。若加知柏。又治上熱下寒之法。

 如去桂附。加麥冬、五味。則純于滋陰。兼治肺金。

辛字潤肺膏:

 羊肺(一具洗)、杏仁(四錢)、柿霜(五錢)、真酥(五錢)、真粉(三錢)、白蜜(五錢)。

 為末。攪勻入肺中。燉熟食。真粉即上白花粉。真酥即上色羊乳。

 如無以黑芝麻搗爛代之。

 方取:肺與肺同氣。而用諸潤藥。以滋補之。義最淺而易見。然方極有力可用。

瓊玉膏:

 生地(一斤汁)、白蜜(一斤)、人參(八兩)、雲苓(十二兩)。

 生地汁合白蜜入瓷瓶內。雲苓人參為末。和勻。放水中煮三晝夜。懸井中晝夜。取起。仍煮半日。白湯化服。為潤利肺經之妙劑。

生脈散:

 人參(三錢)、麥門冬(三錢)、五味子(七粒)。

 人參生肺津。麥冬清肺火。五味斂肺氣。合之酸甘化陰。以清潤肺金。是清燥救肺湯之先聲。

保元湯:

 人參(三錢)、黃芪(三錢)、黑棗(三錢)、炙甘草(二錢)、煨薑(三片)。

 草與黑棗。大補中土。再加煨薑以溫之。黃芪以鼓之。人參以滋之。

 總使土氣衝和。上生肺金。肺陽布護。陰翳自消。一切寒怯虛悸之症自除。此為溫補肺陽法。與上滋肺陰法。為一寒一熱之對子。

六君子湯:

 人參(三錢)、白術(三錢)、雲苓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陳皮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。

 四君子。補胃和中。加陳皮、半夏以除痰氣。肺之所以有痰飲者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。

 皆胃中之水不行。

 故爾衝逆。治胃中即是治肺。

天王補心丹:

 當歸(三錢)、熟地黃(五錢)、生地黃(三錢)、遠志(一錢)、人參(三錢)、丹參(三錢)、天門冬(三錢)。麥門冬(三錢)、元參(三錢)、桔梗(錢半)、酸棗仁(三錢)、柏子仁(三錢)、雲茯苓(三錢)、五味子(一錢)。

 陳修園曰:心字篆文。只是一倒火耳。火不欲炎上。

 故以生熟地補水。使水上交於心。以元參丹參二冬。使火下交於腎。又佐參苓以和心氣。當歸以生心血。棗仁以安心神。遠志以宣其滯。五味以收其散。更假桔梗之浮為嚮導。心得所養。而何有健忘﹝amnesia﹞、怔忡﹝terror﹞津液乾枯舌瘡秘結之苦哉?

朱砂安神丸:

 朱砂(一錢)、黃連(三錢)、生地(三錢)、當歸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。

 朱砂之重以鎮怯。黃連之苦以清熱。當歸之辛以噓血。更取甘草之甘。以制黃連之太過。地黃之潤。以助當歸所不及。合之養血清火。安鎮心神。怔忡﹝terror﹞昏煩不寐﹝Insomnia﹞之症。可以治之。

人參養榮湯:

 人參(三錢)、黃芪(三錢,炙)、白術(三錢)、甘草(錢半)、當歸(三錢)、熟地(四錢)、大棗(三錢)、生薑(三片)、遠志(一錢)、桂心(一錢)、陳皮(二錢)、白芍(三錢)、雲苓(三錢)、五味子(一錢)。

 此方:即中焦取汁。奉心化赤以為血之義。參芪術草大棗。大補中焦。中焦穀化則汁益生。

 故加陳皮以化穀。中焦水停則穀不化。

 故加薑苓以別水。水穀既化。中焦之汁自生矣。再用歸地多汁以引其汁。

 凡系婦人催乳﹝promote_lactation﹞。用此足矣。

若必令其奉心化血。則宜芍味以斂之。使榮行脈中。而不外散,加桂心遠志。啟導心火。以助其化赤之令。補中者:開血之源也。導心者:化血之功也。斂脈者:成血之用也。此心火不足之治法。與炙甘草湯建中湯相近。

歸脾湯:

 白術(三錢)、黃芪(三錢)、茯神(三錢)、人參(三錢)、遠志(錢半)、木香(一錢)、甘草(二錢炙)、棗仁(三錢)、當歸(三錢)、桂圓(五枚,去殼)。

 心主生血。脾主統血。養榮湯。以治心為主。歸脾湯。以治脾為主。心血生於脾。

 故養榮湯補脾以益心。脾土生於火。

 故歸脾湯導心火以生脾。

 總使脾氣充足。能攝血而不滲也。

養真湯:

 人參(三錢)、白術(三錢)、雲苓(三錢)、甘草(錢半)、山藥(三錢)、蓮米(三錢)、麥冬(三錢)、五味(八分)、黃芪(三錢)、白芍(三錢)。

 煎去頭煎。只服二三煎。取燥氣盡去。遂成甘淡之味。

 蓋土本無味。無味即為淡。淡即土之正味也。

 此方:取淡以養脾。深得其旨。

小建中湯:

 桂枝(二錢)、白芍(四錢)、甘草(二錢)、紅棗(三枚)、生薑(三片)、飴糖(一兩)。

 虛勞﹝consumptive_disease﹞裏急諸不足者:五臟陰精陽氣俱不足也。

 故用薑桂辛溫以生陽。用芍飴酸甘以生陰。大棗甘草純甘以補中。使中宮創建。則陽氣化而上行。陰氣化而下降。細按此方。乃建胃滋脾。以陽生陰之法。歸脾湯從此方重濁處套出。補中湯從此方輕清處套出。

正元湯:

 人參(附子汁煮)、黃芪(川芎酒煮)、山藥(乾薑煮)、白術(陳皮煎)、雲苓(肉桂煮)、甘草(烏藥煮各等分)。

 六藥為末。鹽湯下。取火烈之品。法平和之藥。雄烈之味既去。誠為溫補少火之馴劑。

白鳳膏:

 平胃散:(四兩)、人參(一兩)、茯苓(一兩)。

 上三味為末。納棗內。入鴨腹中。陳酒煮爛。食鴨肉。將棗陰乾。隨用參湯白湯化服。鴨乃血肉之品。其性滋陰。酒為五穀之精。其性和陽。合諸藥養脾胃。大收純和之效。

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:

 桂枝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龍骨(三錢)、牡蠣(三錢)。

 肝寒魂怯。用辛溫鎮補之品。以扶肝而斂魂。心陽上越。腎陽下泄。

 此方:皆可用之。

滑氏補肝散:

 棗仁(三錢)、熟地(四錢)、白術(三錢)、當歸(三錢)、山茱萸(三錢)、山藥(三錢)、川芎(一錢)、木瓜(一錢)、獨活(一錢)、五味子(五分)。

 肝體陰而用陽。此以酸甘補肝體。以辛甘補肝用。加獨活者:假風藥以張其氣也。

 欲其氣之鼓蕩者:則用獨活。

 欲其氣之溫斂者:則用巴戟。

 欲其氣之清平者:則用桑寄生。

 欲其氣之疏達者:則用柴胡白頭翁。

諸藥皆治風之品。輕重不同。在人用之得宜。

炙甘草湯:(一名復脈湯)。

 人參(二錢)、地黃(二兩六錢)、麥冬(八錢)、阿膠(二錢)、芝麻(五錢)、炙草(四錢)、大棗(三枚)、桂枝(三錢)、生薑(三錢)、清酒(一兩)。

 此方:為補血之大劑。鄉先輩楊西山言。

 此方:亟戒加減。惜未能言明其義。余按此方。即中焦受氣取汁。變化而赤。是為血之義。薑、棗、參、草。中焦取汁。桂枝入心化氣。變化而赤。然桂性辛烈能傷血。

 故重使生地、麥冬、芝麻。以清潤之。使桂枝雄烈之氣。變為柔和。生血而不傷血。又得阿膠潛伏血脈。使輸於血海。下藏於肝。合觀此方。生血之源。導血之流。真補血之第一方。未可輕議加減也。時方養榮湯。亦從此套出。第養榮湯較溫。

 此方:多用生地麥冬。則變為平劑。專滋生血脈。

若催乳﹝promote_lactation﹞則無須桂枝。

若去桂加棗仁、遠志。則更不辛烈。

若加丹皮桃仁。則能清心化血。加山梔。

又是清心涼血之劑。加五味。則兼斂肺金。此雖加減。而仍不失仲景遺意。又何不可。

大補陰丸:

 熟地(八錢)、知母(三錢)、黃柏(三錢)、龜板(四錢)。

 苦寒之品。能大伐生氣。亦能大培生氣。

 蓋陰虛火旺者:非此不足以瀉火滋陰。

 夫人之生氣。根於腎中。此氣全賴水陰含之。若水陰不足。則陽氣亢烈。煩逆痿熱。

 方用:知柏折其亢。龜板潛其陽。熟地滋其陰。陰足陽秘。而生氣不泄矣。

四物湯:(為生血和血之通劑)。

 生地(四錢)、白芍(三錢)、川芎(二錢)、當歸(三錢)。

四君子湯:

 人參(三錢)、白術(四錢)、雲苓(四錢)、甘草(二錢)。

異功散:

 即四君湯,加陳皮(二錢)。

八珍湯:

 即上二方合用也。氣血雙補之平劑。

十全大補湯:

 即八珍湯,加黃芪、肉桂。為溫補氣血之大劑。

當歸補血湯:

 黃芪(一兩)、當歸(五錢)。

 此方:以氣統血。氣行則血行。外充皮膚。則盜汗﹝Perspiration_sweating﹞身熱自除。內攝脾元。則下血﹝hematochezia﹞崩漏﹝metrorrhagia﹞能止。

柴胡清骨散:

 柴胡(三錢)、青蒿(三錢)、秦艽(三錢)、白芍(三錢)、丹皮(三錢)、地骨皮(三錢)、鱉甲(三錢)、知母(三錢)、黃芩(二錢)、甘草(一錢)、童便(少許)、胡黃連(一錢)。

 肝為藏血之臟。又司相火﹝ministerial_fire﹞。血足則火溫而不烈。遊行三焦。達於腠理。莫不得其溫養之功。

若血虛﹝blood_deficiency﹞火旺。內則煩渴﹝Polydipsia﹞淋閉。外則骨蒸﹝bone_steaming﹞、汗出﹝sweating﹞。

 皆肝經相火﹝ministerial_fire﹞之為病也。

 方用:丹皮、知母、枯芩、黃連、童便。大清相火﹝ministerial_fire﹞。

 又恐外有所鬱。則火不能清也。故用柴胡青蒿秦艽。以達其鬱。

 又恐內有所結。則火不能清也。故用白芍丹皮鱉甲。以破其結。

佐甘草一味以和諸藥。務使肝經之鬱結解。而相火﹝ministerial_fire﹞清。較逍遙散更優。

保命生地散:

 生地(五錢)、熟地(三錢)、枸杞(三錢)、地骨皮(三錢)、黃芪(四錢)、白芍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黃芩(二錢)、天門冬(三錢)。

 方取:黃芪、甘草。入脾統血。餘藥清潤肺腎。以治血之源流。或血止後。用此調養亦宜。

豬苓湯:

 豬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雲苓(三錢)、滑石(三錢)、阿膠(三錢)。

 此方:專主滋陰利水。

 凡腎經陰虛。水泛為痰者,用之立效。取阿膠潤燥。滑石清熱。合諸藥皆滋降之品。以成其祛痰之功。痰之根原於腎。制肺者治其標。治腎者治其本。

導赤散:

 生地黃(四錢)、木通(二錢)、甘草梢(三錢)、竹葉心(三錢)。

 季楚重曰:瀉心湯用黃連。

 所以治實邪。責木之有餘。瀉子以清母也。導赤散用地黃。

 所以治虛邪。責水之不足。壯水以治火也。

麻黃人參芍藥湯:

 麻黃(一錢)、桂枝(三錢)、黃芪(三錢)、人參(三錢)、炙草(一錢)、當歸(三錢)、白芍(三錢)、麥冬(三錢)、五味子(一錢)。

 麻黃、桂枝。從外發表。黃芪、草參。從內托裏。使內犯之邪。

 皆從外出。自不至乘陰而吐衄矣。然既亂之血。又不可以治也。

 故用當歸、白芍以和之。麥冬、五味以清之。

又按:麻桂力能發表。表解而血自止。是善用麻桂之功。非麻桂自能止血也。況仲景於吐血﹝haematemesis﹞、衄血﹝epitaxis﹞。

 皆忌發汗。用此方者:須審其的由外感。非此不解。然後一投即應。設忌發汗而反汗之。又誤用麻桂之過。麻桂亦不任咎也。

止嗽散:

 桔梗(三錢)、荊芥(三錢)、廣紫菀(三錢)、廣百部(三錢)、白前(三錢)、陳皮(三錢)、甘草(一錢)。

 普明子制此方。並論注其妙。而未明指藥之治法。餘因即其注而增損之曰:肺體屬金。畏火者也。遇熱則咳。用紫菀百部以清熱。金性剛燥。惡冷者也。遇寒則咳。用白前陳皮以治寒。且肺為嬌臟。外主皮毛。最易受邪。不行表散。則邪氣流連而不解。

 故用荊芥以散表。肺有二竅。一在鼻。一在喉。鼻竅貴開而不貴閉。喉竅貴閉。不貴開。今鼻竅不通。則喉竅啟而為咳。

 故用桔梗以開鼻竅。

 此方:溫潤和平。不寒不熱。肺氣安寧。

千金麥門冬湯:

 麥冬(三錢)、桔梗(二錢)、桑皮(三錢)、半夏(二錢)、生地(三錢)、紫菀(三錢)、竹茹(三錢)、麻黃(一錢)、五味(一錢)、生薑(三片)、甘草(一錢)。

 風寒客於肺中。引痰生火。

 故用桔梗、桑皮、半夏、生薑。以利除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。用生地、紫菀、竹茹、麥冬五味。以清斂火氣。然陳寒不除。則痰火旋去而旋生。

 故以麻黃一味。搜剔陳寒。惟甘草則取調諸藥而已。

 凡寒中包火。火中伏寒。

 皆能治之。

柴胡梅連散:

 柴胡(三錢)、人參(三錢)、黃芩(三錢)、甘草(一錢)、黃連(一錢)、白芍(三錢)、當歸(三錢)。

 柴胡湯。逍遙散。各半成方。而重在黃連一味。較二方尤擅清火之功。心者肝之子。黃連瀉心。實則瀉其子﹝repletion_is_treated_by_draining_the_child﹞。

甘桔湯:

 甘草(三錢)、桔梗(三錢)。

葶藶大棗瀉肺湯:

 葶藶(炒香,搗,三錢)、大棗(擘破,五枚)。

 先聖用藥。瀉必兼補。

 故無弊。即如此兩方。桔梗以開達肺氣。

 凡咽痛﹝pharyngalgia﹞肺癰﹝abscess_of_lung﹞排膿。

 皆生用之。而必君以甘草。以土生金。助其開達之勢。葶藶苦寒。力能降泄肺中之氣。火熱壅肺。水飲﹝water-rheum﹞衝肺。

 皆能隨其實而瀉之。而必君以大棗。使邪去而正不傷。得此意者:可知配合之義。

保和丸:

 知母(三錢)、貝母(三錢)、天門冬(三錢)、款冬花(三錢)、天花粉(三錢)、薏苡仁(三錢)、五味子(一錢)、甘草(一錢)、馬兜鈴(三錢)、生地黃(三錢)、紫菀(三錢)、百合(三錢)、阿膠(三錢)。當歸(三錢)、紫蘇(二錢)、薄荷(一錢)、百部(三錢)、飴糖(二兩)、生薑(三錢)。

 此方:藥味雖多。而實以潤肺清火為主。

 凡是虛勞﹝consumptive_disease﹞、咳血﹝Hemoptysis﹞。

 皆肺中陰津不足。火熱乘之使然。火壅於內。則皮毛固閉。灑淅而惡寒﹝aversion_to_cold﹞。易招外感。火盛則水津凝滯。膠結為痰。而氣愈不得息。痿咳所以不愈也。

 方用:飴膠地歸百合百部甘草紫菀花粉款冬。大生津液以潤肺。五味天冬知母。以清肺火。猶恐外寒閉之。則火鬱而不清。

 故佐以薑蘇薄荷。以疏解其鬱。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滯之。則火阻而不降。

 故用貝母苡仁。以導利其滯。鬱解滯行。火清肺潤。咳嗽﹝cough﹞愈而痿燥除。無論寒久變火。火鬱似寒。諸症皆能治之。《十藥神書》。載此方加減甚詳。

 余謂:此方藥味已多。

 如再加減。便雜而無功。對證之方甚夥。何須執此一方。苦苦加減。便欲醫盡諸病耶。為末。飴糖丸服。

瀉肺丸:

 栝蔞霜(三錢)、貝母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鬱金(二錢)、葶藶(三錢炒)、杏仁(三錢)、黃連(二錢)、黃芩(三錢)、大黃(錢半)、甘草(一錢)。

 肺部痰火血氣壅滯不降。用此方解泄破下。力量最大。是從人參瀉肺湯。葶藶、大棗、半夏、瀉心小結胸等湯。割取而成。又加鬱金大破血分。藥雖猛峻。然果遇實證。非此不克。

消化丸:

 礞石(三錢,煆)、明礬(二錢)、牙皂(一錢)、雲苓(三錢)、陳皮(一錢)、枳殼(一錢)。枳實(一錢)、南星((一錢),生)、沉香(一錢)、半夏((一錢),生)、薄荷(一錢)、黃芩(二錢)。神曲(二錢)、薑汁(一錢)、飴糖(三錢)。

 為末。神曲薑汁為丸。臥時飴糖拌吞。仰臥﹝supine_posture﹞則藥流入肺。去痰除根。痰即水也。寒鬱之。氣阻之。火凝之。是以膠粘潮溢。而不能去也。

 此方:以燥降墜利去水為主。而用薄荷以散寒。用黃芩以清火。尤妙。明礬入濁水而能清。牙皂入污垢而能去。二物合用。為滌除痰涎﹝Phlegm-drool﹞之妙品。諸藥猛峻。

 故用飴糖以緩之。

 葛可久法。服後即服太平丸以補之。可知瀉實。亦宜補虛。然遇實證。慎毋畏而不用也。

太平丸:

 天門冬(二錢)、麥門冬(二錢)、款冬花(二錢)、知母(二錢)、杏仁(二錢)、熟地黃(三錢)。生地黃(三錢)、川黃連(一錢)、當歸(三錢)、阿膠(二錢,蛤粉炒)、蒲黃(二錢)、京墨(五分)。桔梗(二錢)、薄荷(一錢)、麝香(少許)。

 煉蜜為丸彈子大。食後。薄荷湯化下一丸。

 義取潤肺清金。豁痰止血。諸藥顯而易見。惟黃連一味。是瀉心之藥。心者肺之賊。瀉心即是清肺。乃隔治之法。麝香一味。是透竅之藥。肺者氣之竅。通竅即所以安肺。是從治法。

 仲景金匱。亦有上焦得通。津液得下之語。

 蓋上焦通。則津液不凝為痰。下降而火亦隨降。

 葛可久制方。原未證諸仲景。而其義有可通。

 故引證之。第此方治肺。取滋利宣通。上焦虛枯滯澀者皆宜。若下焦陰虛。則大不宜。

 蓋下焦之病宜斂藏。用宣通法。又其所忌。

二陳湯:

 半夏(三錢)、陳皮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。

 此方:為去除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之通劑。痰之本。水也。茯苓治水。以治其本。痰之動。濕也。茯苓滲濕以鎮其動。其餘半夏降逆。陳皮順氣。甘草調中。

 皆取之以為茯苓之佐使耳。

 故仲景書。

 凡痰多者:俱加茯苓。嘔者俱加半夏。今人不窮古訓。以半夏為去痰專品。不知半夏非不去痰。而辛降之氣最甚。究屬降氣之主。

 故凡用藥。不可失其真面也。

紫菀散:

 紫菀(三錢)、人參(二錢)、知母(二錢)、貝母(二錢)、桔梗(二錢)、茯苓(三錢)、阿膠(二錢)、五味(一錢)、甘草(一錢)。

 肺痿﹝lung_flaccidity﹞咳痰﹝expectoration﹞。取參草膠苑。以滋補肺陰。又用知母以清其火。五味以斂其氣。桔梗、貝母、茯苓。以利其痰。火氣痰三者俱順。則肺愈受其益。此較保和湯。救肺湯。又在不清不濁之間。用方者隨宜擇取。

礞石滾痰丸:

 礞石(三錢)、黃芩(三錢)、大黃(三錢)、沉香(三錢)。

 痰者:水之所結也。肺胃火盛。煎灼其水。則凝而為瘀。與飲同主于水。而飲則動於寒。

 故清而不稠。痰則熬以火。

 故粘而難下。王隱君制此方。用黃芩清肺中無形之火。用大黃瀉胃中實積之火。

 此治痰先清火。

 所以治其原也。然痰本水濕所成。

 故佐以礞石之悍燥以除水。痰之所留。氣即阻而不利。

 故用沉香以速降之。二黃得礞石沉香。則能迅掃直攻老痰巢穴。濁垢之處。而不少留。此滾痰之所由名也。為末。水丸。薑湯下。仰臥﹝supine_posture﹞。忌飲食半日。若喉間粘壅。乃病藥相拒。少頃藥力到自愈。方雖猛峻。然頑痰變見諸怪證。非此不治。

旋復代赭石湯:

 人參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半夏(三錢)、生薑(三錢)、大棗(五枚)、赭石(三錢,煆)、旋復花(三錢,炙)。

 此方治:噦呃﹝Dry_Vomiting﹞。人皆知之。而不知呃有數端。胃絕而呃不與焉。

一火呃。

 宜用承氣湯。一寒呃。

 宜理中湯,加丁香柿蒂。

一瘀血﹝blood_stasis﹞滯呃。宜大柴胡。加桃仁丹皮。

 此方:乃治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作呃之劑。與諸呃有異。不得見呃即用此湯也。

 方取:參草大棗以補中。而用生薑旋復以去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。用半夏、赭石以鎮逆氣。中氣旺。則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自消。痰飲﹝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﹞清。則氣順。氣順則呃止。

 治病者:貴求其本。斯方有效。不為古人所瞞。

 兼火者:可加麥冬枯芩。

 兼寒者:可加丁香柿蒂。

 痰多者:加茯苓。

 蓋既得其真面。然後可議加減。

溫膽湯:

 半夏(三錢)、雲苓(三錢)、陳皮(二錢)、甘草(錢半)、竹茹(三錢)、枳殼(錢半)。

 二陳湯為安胃祛痰之劑。竹茹以清膈上之火。加枳殼以利膈上之氣。

 總求痰氣順利。而膽自寧。溫之實清之也。用治痰氣嘔逆為宜。

真武湯:

 白術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白芍(三錢)、生薑(三錢)、附子(炮,三錢)。

 水飲﹝water-rheum﹞者:腎之所主也。腎陽化水。則水下行而不泛上。

 故用附子入腎補陽。以為鎮管水氣之主。制水者土也。用苓術以防之。白芍苦降。從其類以瀉之。生薑辛散。循其末而宣之。合之宣瀉防制。水有所宰。而自不動矣。

 故取此方真武水神以名湯。

苓桂術甘湯:

 茯苓(五錢)、桂枝(三錢)、白術(五錢)、甘草(三錢,炙)。

 甘草白術。填中宮以塞水。茯苓以利之。桂枝以化之。水不停而飲自除。治水氣陵心大效。

 蓋桂枝補心火。使下交於腎。茯苓利腎水﹝kidney_edema﹞。使不上陵心。其實茯苓是脾藥。土能治水。則水不克火也。桂枝是肝藥。化水者肝。為腎之子。實則瀉其子﹝repletion_is_treated_by_draining_the_child﹞。而肝又主疏泄。

 故有化水氣之功。補心火者:虛則補其母﹝vacuity_is_treated_by_supplementing_the_mother﹞。肝為心火之母。而桂又色赤入心也。發汗亦用桂枝。借木氣之溫。以散佈外達也。其降衝逆。亦用桂枝者:以衝脈下屬于肝。內通於腎。桂枝溫肝氣以引之。化腎水﹝kidney_edema﹞以泄之。

 凡下焦寒水攻發。衝陽上浮者:往往佐苓夏以收功。須知桂枝其色赤。其氣溫。純得水火之氣。助火化木。是其所長。

 如無寒水。而用之發熱﹝fever﹞動血。陽盛則斃。

 仲景已有明戒。不可不凜。失血之家。尤宜慎用。或曰:仲景炙甘草湯。是補血藥。而亦未嘗忌用桂枝。何也?曰:此正仲景慎于用桂枝處。

 方義:以中焦取汁。變赤為血。不得不用桂枝。助心火以化赤。然即恐桂枝傷血。

 故用桂極少。而用麥冬地黃極多。以柔濟剛。用桂而能制桂。

 仲景如此之慎。可知失血家。不可輕用桂也。

二加龍骨湯:

 龍骨(三錢,煆)、牡蠣(三錢,煆)、白薇(三錢)、附子(錢半,炮)、白芍(三錢)、甘草(一錢)、大棗(三錢)。生薑(三片)。

 此方:乃清散上焦。溫補下焦之藥。

 方用:甘棗。從中宮以運上下。薑薇清散。使上焦之火不鬱。附芍龍牡溫斂。使下焦之火歸根。合觀其方。以溫為正治。以清為反佐。真寒假熱﹝true_cold_disease_with_false_heat_manifestation﹞。虛陽上浮。為對證。

 陳修園極贊其妙。今人不察。往往誤用。惜哉!

團魚丸﹝turtle_pills﹞:

 川貝母、知母、前胡、柴胡(各五錢)、團魚﹝turtle﹞(重十二兩)。

 同煮。先取肉汁食之。次將藥渣焙乾為末。魚骨煮汁。丸梧子大。麥冬湯下。團魚﹝turtle﹞乃甲蟲之長。能破肝之結。肉亦帶酸。入肝養陰。合清利痰火。疏理凝滯之品。

 凡肝經血﹝menstrual_blood﹞鬱氣鬱。火鬱痰鬱﹝phlegm_stagnation﹞。以致骨蒸﹝bone_steaming﹞、咳嗽者﹝cough﹞。此丸力能治之。

 蓋此丸以調肝者利肺。金木交和。則血氣清寧。癆瘵﹝consumption﹞不作。

月華丸:

 天門冬(三錢)、麥門冬(三錢)、生地黃(三錢)、山藥(二錢)、百部(三錢)、川貝母(三錢)。雲茯苓(五錢)、白菊花(三錢)、沙參(三錢)、阿膠(三錢)、三七(二錢)、桑葉(三錢)、獺肝(一具)。

 獺肝隨月變形。每月生一葉。正月則合為一葉。以其變化不測。而性又能殺蟲。

 凡癆蟲隱伏幻怪者:亦以此幻怪之物治之。乃自古相傳之靈藥。方名月華。實以此藥命名。而蟲所由生。則由於瘀血﹝blood_stasis﹞所變。

 故用三七以化瘀。血之所以化蟲者:又由於痰熱所蒸。

 故用餘藥潤利。以清痰火。但取殺蟲。則獺肝一味已足。但取消瘀。則三七一味已足。而必多其品物者:攻補兼行。標本兼治。乃為全勝之師也。

生化湯:

 當歸(三錢)、川芎(二錢)、黑薑(一錢)、桃仁(三錢)、甘草(一錢)、益母草(三錢)。

 血瘀能化之。則所以生之也。產後多用。

止衄散:

 生地(五錢)、白芍(三錢)、黃芪(三錢,炙)、赤苓(三錢)、當歸(三錢)、阿膠(二錢)。

 生地涼血。當歸和血。白芍降血。阿膠秉阿水潛行地中之性。能潛伏血脈。

 此最易見者也。妙在黃芪運氣攝血。則血不外泄。赤苓滲水利氣。則引血下行。

 但黃芪一味。氣虛者得之。則鼓動充滿。而血得所統矣。設氣實者得之。以水濟水。以塗附塗。益氣﹝benefiting_qi﹞橫決。愈逼血妄行矣。

此用方者:所以貴有加減。

生地黃散:

 生地(五錢)、川芎(錢半)、黃芩(三錢)、側柏葉(三錢)、桔梗(二錢)、梔子(二錢)、蒲黃(三錢)、阿膠(二錢)、白茅根(三錢)、丹皮(三錢)、白芍(三錢)、甘草(錢半)、童便(一杯)、萊菔汁(一杯)。

 此方:以治肝為主。以肝主血故也。而亦兼用心肺之藥者:以心主火。治火必先治心。肺主氣。降氣必先清肺。為涼血止血之通劑。

 方義:雖淺而易效。

地骨皮散:

 生地黃(三錢)、當歸(三錢)、川芎(一錢)、白芍(三錢)、牡丹皮(三錢)、地骨皮(三錢)。

柯韻伯曰:陰虛者陽湊之。故熱。

 仲景言陰弱則發熱﹝fever﹞。陽氣陷入陰中。必發熱﹝fever﹞。然當分三陰而治之。陽邪陷入太陰脾部。當補中益氣湯。以升舉之。清陽復位。而火自熄也。

 陷入少陰腎部。當六味地黃丸。以對待之。壯水之主。而火自平也。

 陷入厥陰肝部。當地骨皮飲以涼補之。血有所藏。而火自安也。四物湯。為肝家滋陰調血之劑。加地骨皮清志中之火以安腎。補其母也。加牡丹皮。清神中之火以涼心。瀉其子也。二皮涼而不潤。但清肝火。不傷脾胃。與四物加知柏之苦寒者不同。故逍遙散。治肝火之鬱於本臟者也。

 木鬱﹝wood_depression﹞達之。順其性也。地骨皮飲。治陽邪之陷於肝臟者也。客者除之。勿縱寇以遺患也。二者皆肝家得力之劑。

歸脾湯:

 白術(三錢)、黃芪(三錢)、茯神(三錢)、人參(三錢)、遠志(一錢)、木香(一錢)、棗仁(二錢)、龍眼(三枚,去殼)、當歸(四錢)、炙草(二錢)。

回龍湯:

 每自己小便。每去頭尾接。用一碗乘熱服。化血清火。自還神化。為血證﹝blood_syndrome﹞妙藥。與秋石不同。萬勿服秋石。

經筋醫理探源(永康堂‧張老師)

 

 

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